玛丽苏小公举

【坤丞】执迷不悟


他们都特别好,是我不好,喜欢狗血偶像剧剧情。
——正文——
  蔡徐坤见过太多爱慕的眼神,天生的好皮囊让他从小就收到过太多太多的爱慕,所以他也一样熟悉范丞丞眼里的光。那些目光有的小心翼翼,有的赤裸热烈,范丞丞有点不一样,他是小心翼翼里透露着热烈。蔡徐坤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作为爱豆,他深知自己在舞台上的魅力,知道灯光从那个角度打来时自己最好看,知道哪个动作可以引起欢呼和尖叫。

  范丞丞对他总有种对强者的倾慕,或许不止倾慕,少年人骨子里总是中二的,台上再如何故作成熟,从小被保护着长大的范丞丞却依然单纯明澈,甚至不懂得管理自己的表情和眼神,都说喜欢是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何况范丞丞这个段位的表情管理,能做到的顶多是偷瞄,眼镜里的情感藏不住,也无意去藏。

  蔡徐坤喜欢可爱的男孩子,说喜欢,是指那种对弟弟的喜欢,比如钱正昊。钱弟弟长得可爱,又单纯,问什么都傻傻的不知道如何打太极,看到他总能让蔡徐坤想起很多年前的自己,那个还不知道娱乐圈就是大染缸,不知道不是努力就会有好的结局的自己,只是有些一腔热血,明明稚嫩却敢一往无前的自己。范丞丞的性格的确可爱,但蔡徐坤对于范丞丞总带着一丝膈应,也无意招惹范丞丞。钱正昊的单纯天真是因为孩子心性,而范丞丞的直爽无谓是因为他长得太顺,所以无畏无惧。对于别人来说是只能一条路走到黑的梦想,对于他或许只是小公子的一时兴起的乐趣,有一天不想玩了,他的大明星姐姐总能给他找到最好的资源,这条路走不到头,换条路他一样可以在这个大染缸站住脚。蔡徐坤无意否定别人的努力,但是多少对范丞丞,是有一丝鄙夷的。忘词,对于他来说,是绝对不能发生的错误,对于强者来说,弱者要么被怜悯,要么被蔑视。无论范丞丞努不努力,蔡徐坤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带着不屑的,顶着大明星姐姐的光环出道,他从起点就比别人高,或许他努力,但是在蔡徐坤看来,不够,还是不够。他花这么长时间,沉寂这么多年,才能回到这个舞台,才能继续他的梦想,他欣赏努力的人,也不屑把梦想当成儿戏的人。

  但是现在有个大麻烦,或许,范丞丞把这种崇拜当成了爱慕。如果可以,蔡徐坤是真的想绕着范丞丞走的,可惜小孩太单纯看不懂哥哥暗示性的拒绝。蔡徐坤退一步,他就进一步,坦坦荡荡,又懵懵懂懂。对于范丞丞,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亲近一个人,只是单纯凭借直觉,觉得这个哥哥真是厉害啊,轻轻松松就可以搞定自己不会的动作,比起自己的不自信,他却是舞台上绝对的王者。范丞丞笨拙又勇敢,就单纯想对这个哥哥好。在几乎无孔不入的摄像头底下,蔡徐坤躲都不能躲得得心应手,范丞丞黏黏糊糊的,像一块甜甜腻腻的超级牛皮糖,蔡徐坤也被迫看到了和他印象中那个看起来很高冷,忘词了会难过得哭出声的范丞丞不同的福西西。

  蔡徐坤对范丞丞的态度从单纯的有一点厌恶变得很微妙,一边觉得范丞丞真是粘人啊,玩手机要凑过来,拿到了自热火锅要找他分享,看到了喜欢的鞋非要和也给他买一双,然后带着蔡徐坤略微嫉妒的傻笑和他说老大老大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少年人带着一腔孤勇接近他,带着懵懵懂懂的爱意,看向他的眼睛里都闪着光,被嫌弃了只会委委屈屈溜走一小会再黏黏糊糊地凑上来。

  我不想招惹他,蔡徐坤在心中对自己说,烦躁中却又有一丝丝被刻意忽视的甜蜜。

  在和王子异一起离开DREAM组,蔡徐坤觉得自己坚持不懈的疏远终于起到了一点作用,范丞丞不再喜欢粘着他,看到他虽然还是会喊老大,但是眼睛不再直愣愣地看着他,蔡徐坤有一点慌,因为范丞丞的眼神开始躲闪。他看不清那双眼睛里是不是还有光。一个天天粘着你的人突然疏远的感觉非常明显。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有一个身影偷偷潜入他们宿舍撒娇卖萌讨吃的,习惯了投食被发现后朱正廷的怒吼,习惯了他和自己分享搜刮来的糖果的时候亮晶晶的眼睛和小狗狗讨好一样的笑容。

  范丞丞,一个自热火锅都不和自家队长分享的重色轻友的男孩,仿佛在补偿过往因为过度注意蔡徐坤而冷落了的队友,开始无时无刻不在粘着乐华的人,尤其朱正廷和Justin,尤其和Justin两个皮孩子,日常就是皮一下然后屈服于朱星杰和朱正廷的暴力镇压,最后被强行按到地上羞耻地打屁股。

  这样挺好,蔡徐坤心里想,挺好的,疏远了,是好事。刻意忽略也忽略不掉一丝烦闷。

  打闹不过是压抑生活里的自娱自乐,让练习的日子没有那么难熬而已。

  35进20之后,就是选择决赛的曲目了。蔡徐坤以为范丞丞肯定会选择rap部分,但是他却反常选了mack daddy的主场。情商高到蔡徐坤这个程度还没有发现不对劲,就不是蔡徐坤了。他知道范丞丞对自己几乎盲目的崇拜,也直到自己的风格,甚至他肯定知道自己回去夺这个主场,为什么还是要选这个位置,即使知道要被自己挤下去?他转头去看范丞丞,但是小孩带着帽子,看不清表情。到他了,他纠结了一会,为了带给ikun最好的舞台,他还是选择挤掉了丞丞。他第一次主动去拉丞丞的手,他以为范丞丞回像以前一样,拉着他的手撒娇卖萌,说哥哥你口头道歉是没用的我想要一点实际的比如吃的吃的!但是现实却是,范丞丞敷衍地捏了捏他的手,和他说没事,然后第一次主动放开了他的手。他太过平静和冷漠,让蔡徐坤一瞬间有些手足无措。小孩的帽子压很低,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蔡徐坤就是知道,他的眼睛平静又冷淡,再没有以前那样亮晶晶的光了。

  蔡徐坤在一瞬间觉得自己突然懂了范丞丞这个人。蔡徐坤习惯去保护钱正昊,因为他太可爱了,一看就是涉世未深,让人忍不住去为保护他的单纯。而这一次,他终于后知后觉想起,其实范丞丞也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孩,起码比起他还是小孩子。他总觉得范丞丞不需要他的安慰,不需要他的关心,他有这么多宠他的哥哥,有一个可以让他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家庭。蔡徐坤突然意识到,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只看到了他的家世他天生自带的光环却忘了其实他说过“我想作为范丞丞被大家知道”忘记了光环背后也是黑暗,忘了伴随着光环的还有从出生就没有停止过的流言蜚语,他无论如何努力,总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说靠姐姐,无论他多优秀,他们都看不到,他们只能看到他的光环。他的丞丞一路跌跌撞撞,所有人都在隔岸观火。甚至他自己也一样,否定了范丞丞的努力,其实他一直都那么尽力,那么努力想要证明自己。

范丞丞总是笑,在very good的时期,就算和队友意见不和心情不好,他也能很快调整过来,然后再和他们打打闹闹。在very good之后他也看到范丞丞满心欢喜,想看大家终于认可了他的实力,看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嘲讽不是rap没有实力后红了的眼眶。他没有选择安慰范丞丞,即使他红红的眼睛一直看着他。他一直觉得范丞丞因为被保护得太好,拥有太多所以能很快不在意,但是就在被他放开手的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原来他只是一直不希望给别人添麻烦,只是自己习惯逞强到强弩之末而已。原来他的撒娇都是特殊的,只是希望自己爱慕的哥哥能给一个安慰罢了。

  没有时间伤春悲秋,为了最后的表演,每个人都拼尽全力,蔡徐坤想去找范丞丞,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加上紧张的训练,两个人都像刻意忘了这件事一样,风平浪静。很快到了c位选拔,丞丞最后一个摇摇欲坠的动作给了这群绷紧神经的大男生极大的快乐,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丞丞也不好意思地跟着笑,蔡徐坤和大家的眼睛一起看过去,却只看到他刻意回避了他的眼神,倒在身后的王子异身上笑得鹅鹅鹅。到了自己的c位选拔的时候,他期待丞丞像以前一样,说老大真厉害,然而事实却是,其他人在惊讶于他的表演的同时,丞丞刻意在和卜凡说话。

  蔡徐坤彻底慌了,他终于承认自己真的被范丞丞从特殊的名单里剔除了。心烦意乱却又手足无措,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原来被粘着的时候的甜蜜不是自己的臆想,是被刻意疏忽,原来在嫌弃丞丞的粘人的时候,也在享受着,终于相信就像网上的小姑娘说的一样,他看向范丞丞的时候,眼底写上的都是喜欢。他喜欢范丞丞,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

  他开始注意到,原来这么多人都这么喜欢范丞丞啊,他开始吃一些无中生有的飞醋,他明明知道其他人对范丞丞就是单纯哥哥弟弟的感情,还是忍不住,尤其Justin,仗着范丞丞不喜欢看微博,天天在他面前唱说什么皇权富贵,丞丞听不懂只能傻笑,而蔡徐坤只能接受Justin略带挑衅的微笑回以一个微笑,咬牙切齿的那种。

  时间过很快,就快到决赛了,直播加上决赛,让这群少年疲惫不堪却又精神紧张,明明只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是蔡徐坤还是睡不着,索性起来想去再练练舞。练习室的灯还亮着,蔡徐坤很好奇这个点谁还在。推开门却看到范丞丞明明困得要死,还在头一点一点地唱自己的部分,唱着唱着突然倒在地上在自以为没有人的练习室展现自己的戏精本质。

蔡徐坤看着他掐着嗓子问“我最喜欢你了呀范丞丞”,然后再换回正常的声音用一种电视剧男主角的语气“我也最喜欢你了呀老大”然后一把把手上拿着的歌词砸在脸上,用蔡徐坤从来没有听过的失落语气说“骗人,你不喜欢我,你喜欢钱正昊,你喜欢王子异,就是不喜欢我”说完还在地上滚了几圈。蔡徐坤又好气又好笑,想起了网上盛传的,没有乐华擦不干净的地板。他没有发声,看着范丞丞关闭戏精人格从地板上爬起来,然后看着范丞丞看到他的时候石化成了一座活的表情包。

  但是范丞丞还是挺难过,他一直都能感受到其实蔡徐坤可能觉得他挺烦,等他真正从蔡徐坤可能喜欢自己的甜蜜中抽离出来,不停告诫自己,他喜欢的是钱正昊,不是你粘人精范丞丞。这么一想又更难过了,现在真的完了,他最倾慕的人知道了自己对他的喜欢,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恶心,又转念一想,反正他一直也不喜欢自己,现在不过是更不喜欢自己了而已,反正已经决定要放下了,还不如就此断干净一点。

  “老大我先回去了啊”他踌躇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加的一句,“还是不要练了吧老大,为了更好的舞台还是休息一下吧”说完就想溜。

  “范丞丞”蔡徐坤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吓得范丞丞一抖,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心一横回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怎么了呀老大?我觉得我还是休息下比较好我走了啊再见老大!”说完就想溜。却被蔡徐坤一把拉住了手臂。

   “能耐了啊范丞丞,躲着我,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虚长了二十斤的范丞丞在真正有腹肌的蔡徐坤面前幼小又脆弱,也挣不开,听到这句话更是委屈,我躲着你?难道不是你讨厌我吗?不是你刻意疏远我的吗?现在还成我的错了。范丞丞委屈又着急,加上脑子因为长时间熬夜不是很清醒,做了一个他自己想不到的动作,他就着蔡徐坤拉住自己的手,咬了蔡徐坤一口。看到蔡徐坤惊讶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吓得范丞丞急忙松口,但是已经晚了,蔡徐坤漂亮的手上被印上了一个张牙舞爪的牙印,提醒着两个人刚刚发生了什么。范丞丞转身就想跑,却被牢牢拉住。

  “你喜欢我”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范丞丞几乎都快绝望了,他本来还抱着两个人其实可以不撕破脸,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人前好兄弟,他或许已经放弃追逐蔡徐坤这颗闪耀的星星,但是却不愿意放弃和蔡徐坤维持关系,朋友也好,队友也好,他抵死也不愿意把话说明了,不想和蔡徐坤就此一刀两断,说不在意不过是少年意气用事,真到被发现自己的感情,还是感觉一阵绝望,可能这次,是真的连表面兄弟都做不了了,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蔡徐坤不喜欢他是真的,他自己能感受得到。旁人以为他被保护地太好,其实在流言蜚语里长大的他,其实对于别人的感觉更加敏感。他满脑子都是绝望,却出奇地冷静了下来。

  “所以呢蔡徐坤?”他尝试让自己的声音发抖地不那么厉害,“觉得我恶心吗?我以前就是喜欢你,觉得我恶心也没事,我会努力离你远一点的,你也不必装得和我兄友弟恭,我会努力不喜欢你的。”少年人说出自认为刻薄伤人的话,化在蔡徐坤耳朵里,却变了一种意味,他的丞丞在变相和他撒娇啊,他在承认自己对他的感情啊,不过伤人的目的倒是达到了,至少蔡徐坤听了非常难过,因为那句我会努力不喜欢你,像小刀片,戳得蔡徐坤心酸酸疼疼的,他几乎怜爱地不顾范丞丞的挣扎,把范丞丞抱住,还是个孩子啊,他想。

  “可是,我也喜欢丞丞啊”在蔡徐坤的想象中,差不多到了两个人两情相悦可以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了,但是事实是,一直在挣扎的范丞丞停了突然不挣扎了,然后蔡徐坤感受到有温热的液体沾湿了自己的肩膀,然后是范丞丞努力稳住的声线,他听到,他说,坤坤哥哥对不起,我知道你特别特别温柔,但是我真的不用这么迁就我的,对不起给你带来困扰了,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正昊宝宝或者喜欢王子异…但是也无所谓了,你真的没有必要为了安慰我这么说,我知道你…并不那么喜欢我,你没有说我恶心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你这样…我会当真的。

  蔡徐坤都快疯了,他不知道范丞丞的脑回路怎么长的,他怎么就喜欢子异怎么就喜欢钱正昊了,这两个人一个是兄弟一个是弟弟好吗。他尝试和范丞丞解释,但是小孩下一句话却让他自责又难过,他说,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和你一起离开dream去其他组,我也直到我哭起来听让人觉得没有实力还哭挺烦的…可是在very good之后我是真的很希望坤坤哥哥可以安慰我。正昊不一样,有时候我好嫉妒呀坤坤哥哥,我要耍赖或者装疯卖傻,才能让你多看我一眼,其实我有时候真的好累好累,但是没人可以在我被问住的时候像你给昊昊解围那样给我解围,坤坤哥哥我真的曾经很期待这一句我也喜欢你,但是我觉得,比起坤坤哥哥不开心地待在我身边,坤坤哥哥还是能自由地笑比较好…

  范丞丞的声音一抽一抽的,努力让自己听起来没有那么卑微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洒脱一点。蔡徐坤觉得自己心都快被哭碎了。他无比厌恶之前那个玩弄着肆无忌惮的自己,现在好了,好不容易意识到自己习惯这个人,结果这个人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了。他甚至不知道怎么才能证明自己喜欢范丞丞,过去的冷漠是真的,对别人的关怀也是真的,他觉得自己怎么解释都是无用。只能一遍一遍对范丞丞说,我真的喜欢你啊。
  范丞丞渐渐停止了哭泣,轻轻推开蔡徐坤,说老大明天加油哦,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可以吗…?就当给我留最后一点脸面可以吗?蔡徐坤看着他几乎是哀求的目光,感到一阵无力,却还是点了头。“那老大晚安!”他故作轻松地说到,而蔡徐坤分明又看到了,范丞丞最喜欢的逞强。

第二天,就是总决赛,在这个舞台上,有过太多离别,而蔡徐坤在开心的同时,也在为离去的人难过,但是他走到最高处时,却看到了范丞丞依旧闪亮亮看着他的眼睛,他觉得他一瞬间就读透了这个人,心都快被他的眼神融化了,和蔡徐坤见过的所有爱慕都不一样,范丞丞眼睛里,有最美丽的星海啊。他忽然笑了,不相信又怎样呢,他还喜欢我,我就证明给他看,我也喜欢他啊。他迎着闪光灯抱住那个他最爱的少年,范丞丞,我有足够的时间和你蹉跎,直到你相信,我们来日方长。
——END——
应该会有一个丞丞视角度的番外,如果有时间会写的,谢谢大家愿意看完这篇我其实并不满意的文章,欢迎大家给我提意见哦!!!最后说一遍,他们都特别好,都会有迷茫有顿悟,里面很多都是我自己观察的有!!很强的主观性,不要上升到真人哦,最后,我们冷圈显微镜女孩绝不认输!

评论(34)

热度(193)